Lindsay

FF7蒂法/TVD 美C和R妹/EVA 绫波丽
BG/GL/水仙/拉郎
诸君我喜欢妹纸

在劫难逃 (冷CP预警) 序1


时间:1月21日
米德加市中心

长夜将至,夕阳即便稀释了所有余晖也触碰不到米德加中心任何一处犄角旮旯,曾经盛极一时的巨型都市再次笼罩在无边的死寂中。

短短几年里,星球用近乎绝望的方式竭力抹去这座城市里迸发过的异彩:用武器捣毁外壳,用陨石掩埋文明,曾经的康庄大道上,战乱与纷争此起彼伏,血腥和焦石平铺直叙地涂抹挥洒。星球怒气昂然地摧毁了它,仿佛置气一般撕扯开她的伤口,又若无其事地将其遗弃在孤寂中。

而伤口依旧是伤口,即便是沦为废墟的米德加中心,魔晄的铁锈味仍有迹可循。残砖断瓦之下,墨绿色的粘稠液体溢出破碎的魔晄炉,沾染着灰尘汩汩流动,又陷入乱而窄的沟渠,通向废墟下的地底洞窟。


冰冷的岩洞之中,维斯的尸体扭曲着瘫倒在水面中央,月光穿过洞窟顶部的缺口覆在他灰白的躯体上。
此刻,“纯白帝王”这个称号于他不是冠冕,倒像是块干枯的裹尸布。

月光浅淡,微茫不及水面泛起的一丝涟漪。顺着光暗的交界处向上攀缘,清冷的波光晃动着泄露出岩洞上空火红的一角。
阴凉夜色中,深红的男人像是被封印一般被隔绝在无形的结界之内,他神色安详地憩息在里面,像极了冰晶里一束沉静的火焰。

夜色渐深,隔着散乱的钢筋废墟,米德加上空直升机翼的隆隆声让洞窟内的寒气更显森然,来自地上的魔晄残液顺着岩壁缓缓淌下,在水面边缘晕开一抹阴翳,绽放,凋敝,最终沉淀在死寂之中。

——————————

生命之流内

萨菲罗斯满面嘲讽地看着面前年轻的棕发女人。
“嚯?这次还能想出办法来阻止我吗?赛特拉女孩,你现在也是自身难保。”

“你又何必追随已逝的悲哀,让它们都去了罢。”
曾经言笑晏晏的女孩此刻一脸悲悯地抬起双手,原本安静环绕在身侧的生命之流瞬间化作怵目惊心的绿蟒扑向银发的男人,而后者只是玩味一般歪着脑袋打量着缠在身上的束缚物。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盖恩斯巴勒小姐?那你可真是“胸怀广阔”,原来陨石和星痕带走的生命在星球的眼中都是目光短浅的蝼蚁。”

“不,但星球自有它本身的规则。既然已经被星球所接纳,他们便只能在这里——”

“啊如果他们不愿意呢?”银色发丝后的目光狡猾而幽秘,这种阴诡的注视令爱莉丝不自然地瑟缩了一下,“我欣赏古代种们对死亡和规则的向往,”萨菲罗斯冷哼一声,抬起一只手腕,生命之流缠绕在上面的光华迅速黯淡了下去,“但这些蝼蚁可不像你们,他们会的只是沆瀣一气捣毁规则。如今,混沌与终结也回归于此,你应该知道打破这层枷锁有多方便吧。”

“等等,萨菲罗斯——”

“我迫不及待地想去会会我们共同的好友,克劳德。也许,盖恩斯巴勒小姐,作为曾经杀死你的补偿,我应当邀请你与我同行?”

“杰诺瓦早已被净化,你在星球上没有任何同僚,你一人的的屠戮和毁灭又能带来多大的慰藉?”爱莉丝警觉地退后,身前的男人已经完全笼罩在生命之流幻化而成的暗影中,高大的轮廓逐渐消散。

“我需要做的只是轻轻一推,人类形同虚设的规则就能碎成散沙。亲爱的爱尔,混乱,可比毁灭要有趣的多,而仅仅是看着他们骚动我就能喜不自禁——顺便,你的话提醒了我,我想我沉眠中的老朋友也能参与到这次游戏中......”
他的冷笑声伴随着黑雾弥散开来,曾经徜徉在爱莉丝脚下轻快的溪流几乎凝结成死水。

“但愿扎克斯能说服他,盖亚啊……”碧眸少女颔首捻着指尖,眼波中盈满忧伤,状似星球的汩汩哀泣。

——————————

生命之流内

“嘿,老兄。”

啧。

“你把自己封印后还没来找过我,你这个薄情寡义的家伙,我可是救过你的恩人啊。”

闭嘴,小狗。

“敲敲,有人在吗?”

这小子一如既往的烦人。

“Infinite in mystery is the gift of——”

不能忍了。

“哦省省吧小狗!密涅瓦在上,你把它的意境全毁了!”火红发色的男人睁开眼睛,他的声音里覆着刻意的愠怒,而神情却波澜不惊,甚至带着罕见的柔缓。
“我愿意用一切代价换取你片刻的安宁,菲尔。”
他诵诗一般慢条斯理地咕哝着,起身观察周遭已经被稀释地无比浅薄的生命之流。

“那真是太好了,杰,你需要做的只是——”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知道我该去做什么——我只是在此休憩,这并不意味着我是聋子——倒是你,小狗,和安吉尔保护好你的塞特拉小女友,别让那些杂碎们把她夺走了。”
杰内西斯侧过脸扔给他一个嘲讽的浅笑,原本安然的蔚蓝双眸倏然点亮,恣意燃烧着令扎克斯无比怀念的狡黠。

“阻止萨菲......用上你的所有荣耀。”

“呵,还用你说。”闪耀在绿色微光中赤红的残影像烈焰迸溅出的火星,“顺便,谢谢你,小狗——各种方面的。”

——————————

时间:1月22日
米德加市中心

尤菲强忍着恶心斜倚在机舱口,右脚死死蹬住门框。身下近乎死亡的巨型城市像一个匍匐的黑洞——轰鸣的气流驱散不了金属与魔晄的生涩气息,再明黄刺目的探照灯光也会在抖露锋芒的一瞬间被暗夜俘虏。
短发女生心烦意乱地用膝盖夹住小巧的显示器,腾出手来正准备扯下头戴式耳机,却被耳畔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

“......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你们就不会挑别的时间吗?呃......可恶,大半夜的米德加惊悚得像座鬼城!克劳德他们还没有回来吗?”

“......谢尔克,拜托你了,我这趟完之后想休个长假,请务必,务必让里维大叔知道我的心意!”

“诶诶?大叔——局长大人!老爸的心脏一直不好......呕......”
她弓起身子,竭力压下胃里的翻腾感。

“......听说他麾下不少精锐的忍者也都纷纷辞别,都往东部大陆这边来了......搞什么鬼啊那些背信弃义的家伙们......”

“......不!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些都只是家务事而已!那个......我——诶诶诶诶!!!”
尤菲慌乱地想转移话题时,直升机突然被下方高速袭来的气流击中,失去了平衡。

仓促中,女孩的头重重地摔在机舱板上,原本架在腿上的勘测器也飞入黑黢黢的深渊。在那个小物件被黑夜彻底湮没前,年轻女忍者满是金花的视野里闪现出一抹诡异的绿光。

探测到高速移动的生命迹象。


“怎么可能......”尤菲揉着吃痛的后脑勺,任凭耳畔聒噪和胃中的不适感翻搅在一起,她屏息凝视着米德加充斥着魔晄气息的黑夜,像是凝视着一头浅眠的野兽。

而在她看不见的下方,一片湿冷的黑色羽毛正安静地沉沦进无边深渊。

当然,她错失的还有羽绒一般轻柔的私语。


“要睡觉还早呢,和我一起合奏终曲吧,'弟弟'啊……”



————————————————————

本文续DC和M大的Dead fantasy, 部分人物背景有调整,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视频了解一下。

CP拉郎预警:杰内西斯 X 蒂法,可能还有其他

拖拖拉拉写这么多字但主要出场人物还没齐🙄🙄除了我也没sei了......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