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

FF7蒂法/TVD 美C和R妹/EVA 绫波丽
BG/GL/水仙/拉郎
诸君我喜欢妹纸

仙~
顺便第十集贝卡真苦,几头不是人😏

翻译练习(GT)

第一次看见离婚男律师和图书管理员这种设定,猝不及防吃了一大口糖......

I Object (分级:M ,CP:Genifa)
by obsidians

AU,自认为缺爱不相信婚姻的傲娇小少爷X中产阶级家教森严的独生女,两个人是邻居。

——————————————————

“你没必要给我买礼物。”她的语气十分坚决。

“只是你想要的小东西,我用人格向你担保绝对不是什么珠宝首饰。再说你平时也不戴这些东西——嗯,除了你母亲给你的项链和耳坠——那是你爷爷奶奶送她的十六岁成人礼吧?”杰内西斯揶揄道。

“你确定不是贵重物品?”她双手叉腰,像个孩子一样质问他。

“不是,就是这个。”他说着把购物袋递给她。蒂法拆封时还半信半疑,等到她看清里面的内容后再也遏制不了自己欣喜的惊叹。她那副兴冲冲的样子令杰内西斯忍俊不禁,趁着她紧紧拥抱自己的空当他伸出手摘下了她戴在头上的发簪,黛色发丝像瀑布般倾泻在她的身后。
“快去试试吧。”他轻声催促她。

待她穿着自己的礼物一蹦一跳地跑到他跟前时,他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太棒了,你买的刚好是我最想要的一套。”她兴奋地说。

他细细打量着她这身独角兽图案的Kigurumi睡衣。纯白毛绒内衬,外面是蓝色的肚皮,翅膀和尾巴。兜帽上还趴着一只大得夸张的独角兽头,淡黄色的兽角直直地耸着。“别的女孩都喜欢鲜花,你的追求就是一套蠢萌的睡衣。还有谁比你更会卖萌吗?”他的语气里满是怜惜,令她心里小鹿乱撞。入夜以后,气氛逐渐变得暧昧起来,等吃过晚餐,她睡衣上的长拉链已经被拉开了。

—————————————————

后面不好意思翻了🙈🙈🙈
作者简直抓住了正传里蒂法卖萌的本质,又是叉腰又是跺脚的😂不过小动作最多的也只有她了
后面杰内吐槽蒂法对他的跑车不感兴趣却老想着骑他家的马,想想原来是说正传里蒂法爱骑陆行鸟的梗😂😂😂

【授权翻译】【CT&ZA】绝唱(3)

第三章

我再次穿梭回人群中,但很明显,我看上去完全不合群,不像舞者,也不像俱乐部的会员。我穿着皮质中腿裤,白色短上衣外罩着一件皮背心,露出一小圈腹部。啧,可这种地方气温总是居高不下,稍微露一点皮肤但不触碰别人的话,仅凭视野里的朦胧轮廓是不会有人死在我的眼前的。


我穿过沉浸在灯光酒色中的人们,抬起分隔版钻进了圆形吧台。杰西鬼鬼祟祟地瞄了我一眼——的确,我这次耽搁的时间太久了。我微笑着让她放心,她也轻易地信了我。


我转过身打算询问下一位顾客。


可他不是顾客,是鲁德。


“呃...鲁德。”


“那个女孩...”


“什么意思?”我得装聋作哑。鲁德平日里总是默不作声,一般情况是不会东聊西侃的,因此我必须把这个被他提起的愚蠢话题蒙混过去...尽管我们都心知肚明。


“你懂我的意思。尤菲。”


“哦!”我神经质地叫出了声。见鬼,我真的被那个特种兵给气昏头了,居然在别人面前如此失态。“那孩子不是尤菲,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我已经把她送出去了;没事,我去忙了。”


鲁德一言不发地推了推墨镜。他和巴雷特一样是个不错的保安。不过不同于文森特身材颀长,留着长黑发的鲜明特征,鲁德一副庄重严肃的面相。他留着光头,成天支着墨镜,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感。


这种威严感当然是会起作用的——在胆小鬼面前。


我是个可怕的家伙,所以他的恐吓吓不倒我。


嘿,我又没做无用功,只要不停暗示自己这一点的话我的小把戏还是能成的。


“好吧。“


我露齿一笑,“没事!你快回门口吧,不然的话巴雷特又要找你麻烦了。”


他无声地离开了。


我长叹一声,如释重负。


今晚异常忙乱。我试图瞒骗自己不去左顾右盼地找那个特种兵,但终究是徒然。万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见他。


终于,大部分喝酒的人都去舞池了,杰西也有时间放下工作同我聊会天。

她跟着节奏起劲地一蹦一跳,“我才不管巴雷特怎么说特种兵呢……他们全都那么性感。”


“他们同样很危险,认清现实吧。”挨在她身边的我不以为然地抱臂支着一条腿,残忍地点醒了她。我平日在酒吧里并不是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通常我会用另一幅面孔粉饰自己......之前说过,出于某种更安全的目的。


她用屁股怼了怼我,“你今天怎么回事啊,出去了那么久?”


“没事......”我不屑一顾地喃喃着。


“少装了,那是尤菲吧?你从她来之后就有点心不在焉的。”


杰西轻轻松松地拆穿了我——尤菲的事情固然令我沮丧,但这并不是我一整晚魂不守舍的主要原因。她正在软磨硬泡地套我的话呢。


幸运的是比格斯从某种程度上帮我脱离了窘境。


“卧槽!”他几乎是飞进吧台,双手在账单上胡乱地比划,我按着他的指示开始准备,“我太讨厌特——”他突然打住,环顾了一下身边,“你懂的......”他不满地咕哝着。


杰西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我莞尔一笑,三两下调好了酒。


我摆好盘,轻松地用一只手托起来,“没关系,我来送……你到吧台里面来喘口气吧,反正外面人已经不多了。”


“蒂法你简直是天使。”他帮我抬起隔板,然后自己钻了进去。杰西忧心忡忡地看了我一眼,但我强撑着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终于让她有所放松,我也得以在她再次生疑之前穿过人群。


我熟练地在一具具群魔乱舞的身体中穿梭着。舞台下满是疯狂的舞者和歌迷,空气里长久地弥漫着浓浓的汗味。我闪身躲开另一对情侣,终于挤出了扭动的人群。这个时候聚在桌前的人已经少多了,我径直穿过他们,注意到另一张桌前的侍者刚下好单。


在为几位性感女郎备好饮料后,我朝休闲区的另一个角落走过去。


我的盘子差点摔在地上。


又是他...那个特种兵...和另一个特种兵坐在一起。


我今天怕是遭着劫了。


我迅速朝他们走过去,强行稳住有些虚浮的步伐。


他已经认出我了...那个蓝眼睛。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空玻璃杯贴在他的唇边,同伴的话语早已充耳不闻。


他那滔滔不绝的好友戛然停住,皱了皱眉头,很显然蓝眼睛此刻的行为有些反常。笑脸哥循着他的视线看到了我,抛给我一个迷人的笑容——那种让女孩子们为之神魂颠倒的笑容——还会让其中的一位坠入爱河。


不过与他相爱的人绝不会是我...天啊,我衷心希望不会是我。神罗一定会隐瞒他的死因并且嫁祸给五台的。我知道他们肯定会这么做,并且我深谙真相,所以如果他死的时候我还活着...如果爱他的那个人是我的话……


“嘿,这是我们的饮料!”笑脸哥朝我露出一口漂亮的牙齿。我只是淡淡一笑,蓝眼睛的注视令我很不自在。


“今晚过的还好吗?”感觉我又要切换成无聊的服务员模式了,也许这样更好吧。我把饮料搁在桌子上。


“好极了,因为你现在过来了嘛。”笑脸哥开始和我调情。卧槽,他会错我的意了。


“别和她调情。她经常恐吓小女生。”蓝眼睛警惕地看着我,缓缓举起他的酒杯。如果现在托盘上没放东西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抡到他头上。我才不管巴雷特怎么说,这种出言不逊的人活该被砸。


“什么鬼?才不是这样,她人很好,我刚才已经和她说过话了。”


我得撤了。


“抱歉,我这位朋友性子有些冷,”笑脸哥回过头来看我,“他说什么都请你不要介意哈。”


“我知道啊,”我挑衅道,“我已经和他见过面了。”


笑脸哥差点把酒喷出来。“什么鬼?!克劳德!老兄!你怎么都没告诉我你和人家姑娘——抱歉...呃......”


“她的名字叫蒂法。”


见鬼,他那天果真听见马琳的声音了。


“蒂法,借一步说话。克劳德!你哪根筋搭错了?!你平常不是这样的啊。”


我想我有些喜欢笑脸哥的性格,比那个蓝眼睛——克劳德要好多了。


不过这名字挺适合他的......虽然听上去太奇怪了。


“蒂法,你听我一句劝......他真的,真的不善交际。我的意思是,你看看他,居然在酒吧里穿一身特种兵制服。你还是要给他个机会的。”


“给他什么机会?”我一头雾水。


“扎克斯......”克劳德示意他闭嘴。


可能将来我会怀念蓝眼睛这个绰号......不过我还是真诚地希望今晚以后我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哦......哦不,我不约会谢谢。”我差点噎住,这才琢磨透扎克斯话里的意思。


“来吧!他真的是个不错的家伙,我发誓。他是有些乖僻,但哪个人又是完美无缺的呢,对吧?”


“他太爱管闲事了。我不约太平洋警察。”我直言不讳地盯着他。骚扰小女生是吧,你也好不到哪去。


扎克斯叹了一口气,已经完全被击败了,“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这种特性呢,和姑娘初次见面就能毁掉所有机会。”


“那你去和她约会吧。”蓝眼睛旁若无人地呷了一口酒。


“不不,她和你才是般配的一对,老兄...你先遇见她的。”


“那个......你们没事的话我要忙别的去了。”


我在扎克斯长篇累牍的说教中离开了他们,看得出来他经常这样。


这令我更难过了...我记忆中的幻象...笑脸哥的死,扎克斯的死。这样热情洋溢的名字,这样活力盎然的性格,幻象里他生命的尽头带给我万箭攒心般的痛苦。


最后几份饮料是贵宾间点的。没错,我们还有个贵宾间,大多数租借人是圆盘上那些丑恶的资本家,他们偶尔会追求普罗大众不大热衷的夜生活。这种人本该在家里陪着他们的花瓶妻子...但他们通常会以各种应酬为借口跑到贫民窟的妓院和酒吧厮混。


我穿过茶座和一段走廊,文森特正站在门外,猩红的眼睛注视着我。


“当心点,”我正要旋开门把手时他突然开口了。文森特一般不说话...几乎不开口......那这一定是要紧事了。


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神罗的人。我待会要杀了比格斯。”这样的语气仿佛是在指责比格斯早该弄清情况,不能让女服务员进去。


“没关系,我应付得来,”我打断了他,“要是有麻烦我会喊的。”


文森特点了点头,看着我推开了门。


贵宾间里一片昏暗,四壁攀连着奢华的茶座和长沙发。几个大腹便便,看上去不怀好意的商人一边谈着生意,一遍看着房间中央跳舞的女孩们。


我走向第一张桌子,那个胖子的视线一直黏在舞女的臀部上,根本没注意到我放在他面前的酒。


我迅速闪开——在这群家伙中间我不想多待半分钟。


然后我注意到了一个人。


他坐在桌前,最后一份饮料是他点的。面前的茶几上满是散乱的文件,但他只是倚靠着座位,胳膊搭在椅背上,懒洋洋地看着我身后的女孩们。


不对,他开始看我了。


他目光像毒蛇扑朔的信子,给人一种不论是什么都可以强取豪夺的宣泄感。


或者是直接毁掉。


令我紧张的不仅仅是这一点。的确,这种目光放在谁身上都会给人这种压迫感...但是...这个眼神冷漠的金发男人还生得一副精致的皮囊。他外表鲜明,穿着整洁的白西装和黑背心,去哪个房间都先发表一番言论。


他是个要人。


但这还不是让我不安的全部原因。我认得这张脸。我以前肯定在哪见过。


我挪到另一边;大家都在开怀痛饮,除了一个男人。他看上去三十来岁,坐在西装男旁边,俯身查阅着文件。


“神罗先生...”我去他居然是神罗的头头。“...您不能只这样翻几页草草了事…我知道您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可项目截止——”


“得了吧,图斯提!”一个胖子粗鲁地打断了他,“至少让路法斯休息一会啊!”


路法斯...不是总裁。他是副总裁,神罗总裁的儿子。


我的天。

这就有点恶心了。


我把饮料推到他前面时他还在看我。

“请慢用,先生。”


另一个男人,图斯提,把桌上的图纸往他的文件夹里揽。


“别磨磨蹭蹭了老兄...至少和我们一起寻寻乐子嘛。”


图斯提一个踉跄,手里的文件夹飞了出去,纸片洋洋洒洒地散了一地。其他人看笑话似的哄堂大笑起来。他的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沮丧还是尴尬...可能两者都有吧。


我条件反射似的弯下腰帮他。我把头发揽到背后,用胳膊夹住托盘好帮他捡起那些散落的图纸装好,就这样半跪着把文件夹递给了他。


他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我。


他的妻子坐在他的床边,攥着他的手...坐在旁边椅子上的大儿子竭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他的华发早已失去光泽,被妻子握着的手指苍老无力。七十五年的时光将他变成了这副模样……


“谢谢你...”他小声地向我道谢。


我笑了起来,这次是发自内心的,“你会很好的。”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但今晚我总算遇到一件令我心宽的事了。他有着一个为之奔逐的未来,一个甚至可能给予他些许希望的未来。


我迅速站了起来。搞不好我的变化被路法斯尽收眼底,不过其他人都去欣赏舞蹈了。


路法斯居高临下地盯着我。而我根本不敢和他对视了——之前看到的他的死状像警报器一样在我的意识里轰鸣。

“不错,你叫什么?”


“什——抱歉?”


他冰冷的脸上勾起一抹沾沾自喜的微笑。

“没错,你的服务无可挑剔,我得向老板表扬你。”


我迟疑片刻。之前巴雷特和我说过,他是个重要的客户。

“蒂法,先生。”


“蒂法……”他咀嚼着我的名字,好像这样就能琢磨出我的生辰八字一样。

“很感谢你,蒂法。”


“没事。”

我几乎是跑出了房间。


我差点撞到文森特;他想扶我的胳膊稳住我却被我躲开了,直接冲到了俱乐部大厅。


我的视线在笑脸哥和蓝眼睛的位置上逡巡了好一会。


扎克斯正声色并茂地向克劳德说着什么,可能是重要的事情吧。我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克劳德会杀了副总裁。

路法斯神罗会杀了克劳德。


我估摸不出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毕竟克劳德算是神罗的雇员,我现在也感觉不到他对他老板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甚至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在意。对于死亡,我早已习以为常,况且我对这几个人的了解连皮毛都算不上。


心里仍有什么在隐隐不安。扎克斯说克劳德不善交际,这一点我看得很明白。他们就像一对好哥俩,彼此的性格非常契合,克劳德不苟言笑,扎克斯天性活泼。蓝眼睛沉默寡言,而笑脸哥的嘴巴从没合上过。


我第二次看到的克劳德和路法斯的幻象......路法斯问克劳德失去了什么...他回答的是他最好的朋友。我知道扎克斯一定会死,但我猜他的死肯定会被粉饰隐藏。很有可能是这样......但克劳德还是设法发现了真相。


这一定是克劳德会杀路法斯的原因,至少是其中之一。


我一阵抽痛。为何他们的命运会这样搅缠在一起?还是说连结他们的只有最终的死亡?


文森特可能是看我不对劲,正一反常态地朝我这边走过来。


我感觉浊气窒塞在嗓子里,只得转身隐匿在人潮中。


匆忙间,我的视线掠过他们的卡座。


他又在看我了,那个克劳德。


可我的大脑再也运转不动了。


我今天......经历地够多了。



原作:Horky

翻译:Lindsay

————————————————————

T妹子你已经开始跑偏了啊......

前几章都是在铺垫和介绍角色,所以翻起来好没劲。看了Horky的留言才发现她写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昨天是520,第二次盲刷正传刚好打到去金蝶找Key Stone,空凭一腔热情我居然又约到了小T(毕竟不看攻略的我在前面连花买不到,森林里能被尤菲偷到破产,可能我心里住着一个汉子吧)


存图,升级成国王太太后的美C越来越好看了💕
TVD里始祖走后ship的就只有Steroline了……斯呆凡有时候会怂,但和CC在一起暖暖的,相互磨合相互扶携,这种感觉最踏实了。

ps:前几天泡哥以叔美C国王一起去巴西,明明是各自带各自的家人(误),网友的关注点全是SC牵手成功😂没办法,两个babyface的颜值太高了☺️

存图
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2017.05.03】【TIFA生贺】A Little Piece of Me

沉迷学习差点错过了姑娘的生日,幸好有各位的提醒。

笔者手拙,厨力远远不及外网大大三天两头长文绘画剪辑的轮番轰炸,只能竭尽全力做好搬运工的角色(要是我有人家万分之一的勤快)

仓促赶出来的译文,献给我的姑娘,生日快乐!



————————————————————

A Little Piece of Me

作者:Horky      译者:Lindsay

分级:K,爱情,Cloud,Tifa

2007.01.12

https://m.fanfiction.net/s/3337023/1/A-Little-Piece-of-Me


事实上,他从未想过某一天她会舍弃这个小东西。毕竟在栉风沐雨的两年记忆里,它留给自己的印象最为深刻。即便已将它携在身边六个多月,他仍旧无法相信,她最终将它托付给了自己。


“如果有这么一天……”


他皱着眉头,感觉心口偏上的皮肤刚好被尖锐处戳着。归队后他把衬衫拉链拉开那么一小截去够上衣暗袋里的那个物什。如他所料,那个被他精心置于心口,隐匿在盔甲之下的小东西已经完完全全损坏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还需要我的话……”


他小心翼翼地拈起它,内心深处隐隐作痛。像之前伤害了她一样,他把它也弄坏了。可能因为最近一次爆炸带来的冲击,这个小东西已经彻底碎成两块了。他们再一次被卷入硝烟,但是速战速决。不同于上次长途跋涉地去寻衅滋事,这一回,战火与兵戈扑向了他们。


“这样的话我便和你同在……”


他仍为自己这一时疏忽懊悔不已。她曾经那么地眷重,那么地珍摄它,想到这里他如鲠在喉,这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但当她说着那些话郑重将其交付自己时,这便不再是一件遗物了。这是她的所请所托。


“能经常......陪伴你......”


他心不在焉地搓捻着这个泪滴形状的小物件,任凭自己对她的驰念恣意蔓延。她的音容笑貌近在眼前,一如那句嗔笑“我同你说好了的”。


“这没什么......”


他当时试图还给她。逝者已逝,他如何值得承负这件对她来说弥足珍贵的东西,但她执意托付给自己。他匆匆瞥了一眼人群,她正在同文森特交谈,时不时旋弄着戴在手上的戒指。


“拿着吧……”


他摸了摸右耳,指尖擦过那枚耳环,粗犷的狼形装饰和自己给她的戒指很搭。这是来自他的一份小小的寄托;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他想用这种方式填补过去和将来的各种遗憾。她当然理解他的想法,她总是对他的所想所为感同身受,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你可以回来的时候再还我......”


他不再把玩手中那枚稍长的断块,转而单手扯下自己的耳钉同它一起放回盔甲下紧贴心口的内兜里。他捏起还能用的另一部分,摸索着找到耳洞把耳针刺进去。


“但如果你想留着它的话……”


他戴好它,留意到那截然不同的触感。它不像云狼耳钉那样冷冽,显得更轻柔,更温和。他褪下手套,让指尖拂过那枚耳钉的表面。因为在口袋里放得太久,它仍保留着一丝暖意。他回过头,正好对上她的盈盈笑眼。他立刻报以回应,手指仍触碰着那颗小小的珍珠。


“那就留着吧……”


他缓步朝她走去,回忆着临行前那一晚她嘱托他的场景。内心深处涌现出这样的想法:她把耳坠送给他仅仅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了。可能当时连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但心中依旧为她的寄托欣喜不已,即便这份寄托令他力不从心。但事实却是,当她将那个小东西置于他掌心,她的双手覆上他攥成的拳头时,就算被他牢牢锁在手中的耳坠有千钧之力,也化为绕指柔情。


“只是希望......”


然后她吻了他。


“你能用心记住......”


他最终回到她身边,这一次,他主动吻了她。


“我的这份,小小的寄托......”


他修不好这枚破碎的耳坠,但至少他能弥补一颗失落疲惫的心。


END

————————————————————————


作者的话(Horky):斜体字(引号)是回忆里蒂法对云片说的话。这是我写的最短的一篇文了。有人注意过电影里的蒂法只戴了一只耳坠吗?电影给了好多细节,她的左耳有耳坠但右耳没有...讲真,她真的没有戴!我写这篇的时候正在听Strange and Beautiful Aqualung...我现在超喜欢这首歌,它给了我这个脑洞。可能这首歌不是最棒的,但至少对于我来说,它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再次表白Horky。


卧槽Horky更文了!!!!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第三集油管上部分评论搬运

我在第二集的YY居然被编剧写出来了......

妹子甩了大K,跟着少爷跑了,真的跑了......

大K留下来继续他的搞基生活......

可以,这很骨科家族

 

和日记里一样,少爷又和大部队产生了分歧......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狼女牵着Hope出来了……

众人表情如下:

 

R妹子你这个矜持的痴汉(真的把侄女当亲女儿疼了)

于是油管上一片Rebekah X Hope的呼声,以及为少爷和大K打抱不平的......

 

妹纸找到了少爷,吸血的镜头色气满满和TVD第六季SC那段有的一拼...... 不对啊你们俩在日记里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少爷说今天本该是戴维娜23岁的生日,他还是忘不了她......(少爷痴情的时候真的好感人,但觉得相比起日记里痞痞的形象,这样看起来沧桑了好多)

然后妹子被说动了。

 

给了以叔一个有爱的亲亲

给了大K一个抱抱

妹子说,我知道你很爱我,但是你有Hope和大哥,不再需要我了。我想要一个真正爱我,陪在我身边的家人。(大意是这样)

此时的克劳斯

感觉有点虐......毕竟懒熊常规出演的时候这一对相爱相杀很有爱的,现在妹控被档期问题掰成了兄控女儿控,大K一下子这么温柔了真的好难过......

 

然后妹子就走了!

妹子找到少爷一起走了!

在路口杀了一个人,抢了车扬长而去......没错这还是我的妹子和少爷,这画风一点都没错。

Kol你这一脸捡了宝贝的表情,你刚才不是还在难过吗?

 

此刻油管评论区炸裂,喜忧参半。

 

噫,大K和以叔你们开心就好。

第二集少爷和妹纸的戏份甜到窒息(倒地不起)💕“welcome back sister ”那句已经把我苏的不行,后面帮妹子拔箭还有揍人什么的......天啊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可爱😍😍😍
油管上的Kolbekah党已经炸了,感觉过不了多久就会和Klebekah,Kolvina撕起来......
我不管了,大K你的妹控属性早没了安心和你哥搞基去吧……R妹和Kol相依为命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