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

FF7蒂法/TVD 美C和R妹/EVA 绫波丽
BG/GL/水仙/拉郎
诸君我喜欢妹纸

【2017.05.03】【TIFA生贺】A Little Piece of Me

沉迷学习差点错过了姑娘的生日,幸好有各位的提醒。

笔者手拙,厨力远远不及外网大大三天两头长文绘画剪辑的轮番轰炸,只能竭尽全力做好搬运工的角色(要是我有人家万分之一的勤快)

仓促赶出来的译文,献给我的姑娘,生日快乐!



————————————————————

A Little Piece of Me

作者:Horky      译者:Lindsay

分级:K,爱情,Cloud,Tifa

2007.01.12

https://m.fanfiction.net/s/3337023/1/A-Little-Piece-of-Me


事实上,他从未想过某一天她会舍弃这个小东西。毕竟在栉风沐雨的两年记忆里,它留给自己的印象最为深刻。即便已将它携在身边六个多月,他仍旧无法相信,她最终将它托付给了自己。


“如果有这么一天……”


他皱着眉头,感觉心口偏上的皮肤刚好被尖锐处戳着。归队后他把衬衫拉链拉开那么一小截去够上衣暗袋里的那个物什。如他所料,那个被他精心置于心口,隐匿在盔甲之下的小东西已经完完全全损坏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还需要我的话……”


他小心翼翼地拈起它,内心深处隐隐作痛。像之前伤害了她一样,他把它也弄坏了。可能因为最近一次爆炸带来的冲击,这个小东西已经彻底碎成两块了。他们再一次被卷入硝烟,但是速战速决。不同于上次长途跋涉地去寻衅滋事,这一回,战火与兵戈扑向了他们。


“这样的话我便和你同在……”


他仍为自己这一时疏忽懊悔不已。她曾经那么地眷重,那么地珍摄它,想到这里他如鲠在喉,这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但当她说着那些话郑重将其交付自己时,这便不再是一件遗物了。这是她的所请所托。


“能经常......陪伴你......”


他心不在焉地搓捻着这个泪滴形状的小物件,任凭自己对她的驰念恣意蔓延。她的音容笑貌近在眼前,一如那句嗔笑“我同你说好了的”。


“这没什么......”


他当时试图还给她。逝者已逝,他如何值得承负这件对她来说弥足珍贵的东西,但她执意托付给自己。他匆匆瞥了一眼人群,她正在同文森特交谈,时不时旋弄着戴在手上的戒指。


“拿着吧……”


他摸了摸右耳,指尖擦过那枚耳环,粗犷的狼形装饰和自己给她的戒指很搭。这是来自他的一份小小的寄托;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他想用这种方式填补过去和将来的各种遗憾。她当然理解他的想法,她总是对他的所想所为感同身受,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你可以回来的时候再还我......”


他不再把玩手中那枚稍长的断块,转而单手扯下自己的耳钉同它一起放回盔甲下紧贴心口的内兜里。他捏起还能用的另一部分,摸索着找到耳洞把耳针刺进去。


“但如果你想留着它的话……”


他戴好它,留意到那截然不同的触感。它不像云狼耳钉那样冷冽,显得更轻柔,更温和。他褪下手套,让指尖拂过那枚耳钉的表面。因为在口袋里放得太久,它仍保留着一丝暖意。他回过头,正好对上她的盈盈笑眼。他立刻报以回应,手指仍触碰着那颗小小的珍珠。


“那就留着吧……”


他缓步朝她走去,回忆着临行前那一晚她嘱托他的场景。内心深处涌现出这样的想法:她把耳坠送给他仅仅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了。可能当时连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但心中依旧为她的寄托欣喜不已,即便这份寄托令他力不从心。但事实却是,当她将那个小东西置于他掌心,她的双手覆上他攥成的拳头时,就算被他牢牢锁在手中的耳坠有千钧之力,也化为绕指柔情。


“只是希望......”


然后她吻了他。


“你能用心记住......”


他最终回到她身边,这一次,他主动吻了她。


“我的这份,小小的寄托......”


他修不好这枚破碎的耳坠,但至少他能弥补一颗失落疲惫的心。


END

————————————————————————


作者的话(Horky):斜体字(引号)是回忆里蒂法对云片说的话。这是我写的最短的一篇文了。有人注意过电影里的蒂法只戴了一只耳坠吗?电影给了好多细节,她的左耳有耳坠但右耳没有...讲真,她真的没有戴!我写这篇的时候正在听Strange and Beautiful Aqualung...我现在超喜欢这首歌,它给了我这个脑洞。可能这首歌不是最棒的,但至少对于我来说,它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再次表白Horky。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