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

FF7蒂法/TVD 美C和R妹/EVA 绫波丽
BG/GL/水仙/拉郎
诸君我喜欢妹纸

翻译练习4

个人认为这是Swan Song里最美的片段,可惜文笔拙劣,还原不了原文的意境😭
小怂货参观克劳呆的闺房......

—————————————————————

我想,如果自己能同往常一样真正地把克劳德当作一个无从得知,或者无意叨扰的陌生人,他的本性于我一定无异于浮光掠影。以往这种拒人千里的家伙在初见时给我的印象绝不至于刻骨铭心,若是换做扎克斯那样的人,情形便会截然相反。比如扎克斯,你甚至不用和他对话,仅凭他生机盎然的眼神就能晓畅他独一无二的性格。你不难理解他为之躁动的兴趣和喜好,倘若你乐意坐下倾听,他便会推心置腹地向你倾吐一切。

而与克劳德相处时你可没法奢望听到他的秘密,因此参观他的卧室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十足的惊喜。窄小的房间里,几乎每一寸墙壁都有书架与之紧贴,看起来可不像是单纯的摆设。书砖一丝不苟地堆砌其中,所有的空落均被书脊填满。我贪婪地放眼望去,从经典小说到地理图册,从五台史籍到塞特拉传奇,简直是琳琅满目。这些书都年代久远,看上去也是经常被翻阅的模样。

“我都不知道你喜欢读书。”我语气笃定地推测出这个结论,扭过头朝他会心一笑,让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
“我也喜欢阅读。”

听到这话他立刻瞥了我一眼,我笑得更开心了,继续欣赏他的书藏。

不过这样的确说得通;由于与生俱来的能力,我素来有些乖僻,总爱在现实之外的世界寻求慰藉。比起我这种小说般多愁善感的人,貌似克劳德是那种倾向于白纸黑字的现实主义者。

“你收集这些书有多久了?”

“有些是母亲留给我的。”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恋恋不舍地把视线从书堆挪向别处。他的床紧靠背景墙,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那把巨剑仍然装在鞘里,斜倚着床沿。

我走到他的床边。
“是不是所有的特种兵都扛剑?”

他做了一个鬼脸;他从来不喜欢谈论自己的工作。
“差不多都是。”

“哈。”
我回应着,两只手攥住他的剑柄。

克劳德仓促地向前迈了一步。
“别伤到自——”

巨刃猛得竖了起来,我小心翼翼地举着它,避免它磕碰到天花板。你是在逗我吗,这玩意简直有千钧之重,拿它去搏斗只会拖我后腿。我都不知道克劳德是怎么用它的。

哦...魔晄,应该是这样。

“哇哦,”他有些慌乱地看着我,“你把它举起来了。”

我咧开嘴笑了,把这个庞然大物靠回床上。
“真希望我刚才没吓到你。”

他长吁一口气,“我不知道...我...”

我点点头,“我知道啊…你不想让我伤到自己。”

他虚弱地点着头;可能刚才那一下他真的被我吓坏了。

“你把这里布置得太棒了,克劳德。”

他的神情顿时明亮了许多:“你还没看到最棒的呢。”

他擦过我身边,径直走向房间里唯一的那扇小窗。我也循过去,挨着站在他身旁看他拉开窗帘。

不远处的圆盘上有一块开裂的洞口,我第一次知道圆盘还有个裂口!阳光如鎏金一般从中倾泻,在圆盘下不见天日的永夜窟里恣意泼洒。坐在这片晖丽的光影中宛若置身教堂,即便这圣堂的四壁摇摇欲坠,穹顶处凿出大洞,它依然美不胜收。

“哇哦…”我情不自禁地慨叹出声,“你说的一点也没错。”

我一直敛息凝神地望着窗外,到最后才回过神来斜睨他一眼。他注视我的目光开始闪烁不定,让我惊觉自己离他太近了。我这才发现他正从我头顶上伸出胳膊去拉窗帘,只好缩起身子,但即便如此也几乎靠在他的胸口了。

我的心脏早搏一般凶猛地敲起警报,霎时间,万事万物都开始朝我肆意叫嚣。那些捉摸不透的言语和血腥四溢的残像如走马灯一样瞬间贯穿我的脑海,尚存的理智逼迫着自己赶紧分散注意力,快点动一动,眨眨眼也好啊!

可是他的眼睛——甚至他自己都察觉到了,那对蓝眸过于清湛,过于引我瞩盼,令我只能身不由己地僵持其中。



尔后某个刺耳的声音自我头顶剌开空气,我们都被吓得猝然一动,克劳德收回手腕看他的手表。

“两点半,”他一字一顿地陈述着,仿佛这是世上最有趣的事了。

“玛琳,还有丹泽尔。”我不假思索地顺着说了下去,“我得走了。”

他奇怪地看着我,“我也要走。”

“呃,对。”


By Horky
Swan Song,c11
—————————————————————

我好喜欢大大笔下的克劳德!!!

第一次读到这里时,播放器一直在单曲循环容祖儿的《黄色大门》,“衣柜入面藏着花园,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耀眼阳光笼罩着悸动的两人,美好得令人哭泣😭😭😭 刚刚邂逅克劳德和爱丽丝的蒂法变成了被人呵护的空想家,开始在魔幻和现实的交界处做那些美好的梦了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