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

FF7蒂法/TVD 美C和R妹/EVA 绫波丽
BG/GL/水仙/拉郎
诸君我喜欢妹纸

翻译练习3

还是Swan Song......

—————————————————————


我们上了车,克劳德像往常一样让我坐在里面;有那么一瞬间我后悔了,因为这样我就不方便找借口临阵脱逃了。我甚至还想过把这事拖到下午,但那样只会让我更加难于启齿,花更多时间编造借口向他隐瞒事实。

我偷瞄了他一眼;他直直地看着前面...我想他一定在等我先开口。想必他也知道有什么不对劲了。

我叹了一口气,“克劳德...我...呃,呃...我...”呵呵,一开口就掉链子。

他朝我挑起一边眉毛。

“呃,我找了一个...”不行,这样说太奇怪了。我匀了匀呼吸打算换个说法开头。
“你从特种兵退役后有何想法?我的意思是,你会退役的,对吗?”


他看起来完全猝不及防。
“应该会...如果我命大能熬到退役的话。”

看见我突然紧张地眨了下眼睛,他疑惑地蹙额看着我。

“怎么了?”


我如鲠在喉,“我只是猜的话,如果你任务结束,会想要离开这座城市。”我说话的时候他就一直那样端详着我。
“我不想在这里耗尽我的余生。我不想...好吧,其实也不尽其然。我唯一不想的就是死在这座城市。无论如何我都不堪在围墙之下苟且熬过另一个四年了。我得逃离这里...你知道这种感觉吗?”

他缓慢地点着头。

“我想回家...当初父亲为了从战乱中保住我才提前把我送到米德加。但我的家乡早已被焚为平地...现在那里空无一物。”

“谁干的?”

我伤心地摇摇头,“这就是症结所在...我根本不知道燃起那片火海的人或相关的起因。唯一知晓的是我的家被毁了,从那以后类似的都杳无音讯。”

“这座城市...还有这场战争...所以你想割舍自己悉心维持的生活。”

我点点头,“没错。我想给玛琳更舒适的环境。她值得更好的。所以我打算带她离开米德加,去一个像尼布尔海姆的地方。”

他仔细地凝视着我,“我的母亲也来自尼布尔海姆,不过她在生我之前从那里搬走了。”

“真的吗?那太棒了。我有点想去拜访她了... 迄今为止我还没遇上同乡的人。我以为他们都不在了。”

“你拜访不了了,”他看向别处,“她已经死了。”

“哦...我很抱歉......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她被葬在尼布尔海姆...可能村庄被谁烧掉时墓地也被毁了。”我环住双腿缩成一团,下巴搁在膝盖上。
“我不想让玛琳因为这场战争被迫改变自己或者背负什么。她现在无忧无虑,但这种圆盘下的无虞生活又能维持多久呢?可是一个人偷渡到上面花销已经不菲,更不用提两个。光靠酒吧的薪水我担负不起这笔费用。”

克劳德打量着我,我只好目不斜视地研究起座垫上的花纹。

“你又找了一份工作。”

我惊吓地抬起头。他比我想象的还要敏锐。

“呃,是的。所-所以从明天起...每周至少有三天...我都可能没法和你一起同行了。”

“我知道了。”他不再看我,又注视着前方。

真见鬼。


“那么...我想我得找个别的理由去见你了。”

列车急促地停下,摩擦出刺耳的尖叫声,克劳德利索地站起来,马上下车了。我想他刚才说那话时一定很不自在...他的坦白的确把我尴尬到了但是万幸的是,我们的友谊没有毁于一旦。

可我花了好一会身体才跟上思路,笨拙地从座位里爬出来。我跌跌撞撞地冲着车门走过去,可它却在我企及的一瞬间倏然合上。我看着他,正如他此刻隔着车门看着我。他的脸烧得通红,可能他会将此归咎于夕阳,但我更清楚个中缘由。他话语里的直觉快过他行动的本能。

列车开始缓缓前行,我又坐回原来的位置。我没法压下胸中正在酝酿的暗涌。我已经好久没感受过这种莫名的情愫了,毕竟,迷恋上一个你第一眼就看到他临终情境的人,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难于登天。我以前总想着自己可能会爱上一个结局完满,完满得就像死亡本身的家伙。可现在,这个令我有些倾心的特种兵,危险而又深不可测,终焉的惨状森然可怖。他让我摸不着头绪,他要说的话我永远不得而知。他总是那样沉静,我没法看透他的所思所感。甚至有时他会故意控制表情来迷惑别人。

然后当他说话时,那样的言语脱口而出。

在我畏葸不前犹豫着是否逃避时,那样的言语从他口里说出。

现在我非得逃离米德加不可了;克劳德已经踏在奔赴死亡的栈道上,而巴雷特若是听到我们今天对话里半分渐变的意味,都会暴跳如雷。

我叹息着在座位上缩成一团,看向窗外。

我迫切地想要离开这座城市,却又太过畏惧离开那双眼睛。

我不想离开他,纵使我已经知道他终将离开我。



By Horky

Swan Song,c9

—————————————————————
自己动手翻了才发现之前漏掉了不少重点......某些人为了赶尽杀绝还真是尽心尽力啊

文中的蒂法和爱丽丝有些相似,她能看到每个人死时的状况,算是种超自然的能力。因为看到了克劳德的惨象,前期一直很抵触他,并且处事方式和能与星球对话的老A截然不同,个人觉得这样写十分符合蒂法的性格。

这里蒂法提到自己不想死在米德加,于是续章里克劳德抱着她的尸体去了宇宙峡谷......虐得胸闷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