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

FF7蒂法/TVD 美C和R妹/EVA 绫波丽
BG/GL/水仙/拉郎
诸君我喜欢妹纸

翻译练习2

Swan Song(ZA CT 悲剧)真的是所有AUCT文里我最喜欢的一篇。三十章不算长,正在耐心等待授权,我今年一定要翻完😤😤

—————————————————————
我沮丧地走回火车站,甚至没看艾利斯芳华四溢的苗圃。

我呆若木鸡地等在火车站,视线凝固在人行道上,心中思绪飞驰,全然忽视了周遭的世界。

我还是搞不清楚幻象中的扎克斯为何会那样呼唤...确切地说那更像是一句私语...更像是他弥留之际一句无谓的低喃...但我现在才知道这是一个名字,一个他所说所闻里最爱的名字。

艾利斯(Aeris)。


天啊,我可没法相信这个。趁着列车在面前徐徐停下的空隙,我把脸埋在手心想重整思绪。

我深吸一口气昂起头,直直地寻到入口,刷卡进了车厢。列车里面空无一人,几束晨曦为它染上金光。我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把额头贴在玻璃上,侥幸地闭上眼睛。路途漫漫,我能好好睡上一觉。即便这班列车得绕着米德加转一大圈,我也不想浪费时间等另一趟抄近路的。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感到座位轻微振动,有人坐在了我旁边。

你特么是在逗我。真的吗?其他座椅又没坏,为什么非得挑我这里?我真的没力气再和别人聊天了。

我转过脑袋,撑开眼睑。

我去。



他并没有看我,仅仅是坐在那,肩膀紧绷着;可能他平日里不是个主动搭话的人。

他的身后是广袤的日出,晨辉穿过他的金发,让他看起来亦真亦幻,倒像个朦胧不清的梦里人,我不禁把咋舌声咽回嗓子眼。

不知怎的,他就是知道自己毋需开口,仅仅坐在那里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可能这个时候在谁看来我都是一副痛不欲生的惨相。

于是一开始的好几分钟,克劳德都只是坐在那里陪着我,不言不语。

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挤出气力开口说话,这简直是万幸。

“你......和扎克斯是生活伴侣吗?”我现在当然知道不是了,但还是想赌上一条小命看看他大惊失色的神情。

我看见他在听到我的问题后面容痛苦地扭曲了,然后正色看着我,一脸“这是何等卧槽”。他真的吓坏了。

我甚至能读出他眼神里的咆哮:“哈?我们看上去像那样吗?我知道我不大理会旁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个基佬!”

我猜换成文森特他肯定也会这么想。

但我再也没法一脸凛然了,于是我嗤出了声,然后笑了起来。我得笑一笑。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会发大脾气,但紧接着他居然也不能自持,换作一副我从未见过的表情。他的嘴角微妙地扬起,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

然后他轻笑出声。嗓音低沉还很......好吧,说实在的,有些性感。

这让我笑得更欢了。

“我猜是因为今天是扎克斯送的丹泽尔。”

我点点头。




By Horky

Swan Song , c7

—————————————————————

看正篇还以为好心人克劳德只是偶遇正在崩溃边缘的蒂法,直到续篇克劳德POV时才知道他是担心T有什么自杀倾向,一直跟着她上了那趟车......我太喜欢Horky大大笔下的人物了,但她老爱写死蒂法虐克劳德......比如这篇T惨被小杰一剑钉成标本😂😂😂

评论

热度(1)